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 身邊好人 > 好人榜

                    【敬業奉獻】李勇杰:造福國人的科學家型醫生

                    撰寫時間:2015-03-31 文章來源:首都文明網

                      李勇杰,男,1961年5月出生,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主任,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所長。在中國神經科學學會神經外科專業委員會、中華醫學會神經外科分會功能神經外科專業學組等學術團體任職,為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和北京市級人選,獲國務院頒發突出貢獻獎,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現任北京市僑聯常委、北京市政協常委。2014年正式入選第五屆“首都十大健康衛士”候選人。

                      李勇杰留學美國4年,在美期間是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重點培養的尖子人才。1998年,李勇杰應聘回國,將世界前沿的醫學理念、理論和技術帶回祖國,創辦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填補了該領域國內的空白。

                      功能神經外科是用手術的方法治療神經系統功能性疾病的醫學分支,包括帕金森病、癲癇和慢性疼痛等30多種疾病。伴隨近年來醫學技術的進步,特別是美國總統宣布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是腦研究的10年,功能神經外科已經成為發展最快的熱門學科,為以前眾多不治之癥的患者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療效甚至完全治愈。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是國內第一家,它的成立、進步和不斷創新的工作,將國內原本弱小和碎片化的案例,拓展成為有明確治療范疇和定義的學科,其系統性和科學性完全與世界接軌。近年來,李勇杰教授及其團隊頻繁參加并舉辦國際性學術研討會,多次在國際性會議上演講發言,報告他們的研究成果,贏得了世界各國同行的高度認可和尊敬。

                      李勇杰教授用了17年的時間,在這一領域內不斷發展、引進、消化、吸收和提升新技術、新療法,為數以千萬級的中國神經系統功能性疾病的患者提供了最先進的治療手段,他和他的團隊接待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患者10萬余人,手術治療近15000例,有效率達到98%以上。早在1999年,研究所就被美國帕金森病基金會授予“卓越成就臨床中心”,這是亞洲唯一獲此殊榮的臨床機構。帕金森病和癲癇的手術量雙雙名列世界第一,從2009年起,研究所更是連續5年成為全球最大的腦起搏器植入中心。

                      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是高級醫學人才的培養基地,同時也是新技術、新療法的全國傳播者。李勇杰迄今共培養碩士、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60余人,每年主講“全國功能神經外科宣武講習班”,向全國同行傳授新理論和新技術,自2001年起,共舉辦講習班12期,培訓專業人員6000余人,目前國內該領域的骨干人才大都是歷屆講習班的學員。

                      李勇杰教授融匯中西文化,醫術精湛,理論深厚,是中國現代功能神經外科的積極推動者和重要奠基人,為醫學的進步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的開創性工作不僅惠及患者,搭建起學科發展的樣板和可資借鑒的發展平臺和模式,而且通過他所培養的人才對中國乃至世界醫學的進步,將產生持久和持續性的影響。

                      在功能神經外科領域,他的故事就是一部傳奇。從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到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從一個優秀的醫學專家到一個杰出的學科帶頭人;他在十多年前首次把代表著功能腦病治療尖端技術的“細胞刀”技術從美國引入國內,極大地提高了帕金森病手術治療的有效率,讓中國數千例患者在神奇的“細胞刀”治療后,肌肉不再震顫僵直,失去的生活工作能力得到了恢復。

                      中國“細胞刀” 第一人

                      誰都曾有過少年時的夢想,青年時的信念,并為此燃燒激情。在來美之初,李勇杰的目標是做一名神經外科的研究人員。因為在基礎醫學的研究中,中國在許多方面尚未能與世界先進水平齊列,他希望自己能為改變這一狀態盡份綿薄之力。但隨著“細胞刀”的運用,李勇杰發現既然先進的技術已擺在面前,如果能掌握它,并運用之為祖國服務,這豈不是一條更有效的捷徑?

                      1998年,李勇杰毅然回國,當時正是他在國外生活得最好的階段。經歷了初到異鄉的不適,生活逐漸平穩并開始殷實起來,更重要的是可以按照自己的興趣,鉆研功能神經外科學。那時候出去的人都絞盡腦汁想留在國外,因此,回國的決定無疑如靜湖投石,激起千般漣漪,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如此“異類”的選擇,第一反應就是“李勇杰是個不安分的人。”“我也認為自己是不太安分的人。我總覺得應該嘗試去挑戰新的東西才能獲得快樂。就像人碰到了天花板,再也無法跳得更高的時候,就會本能的尋找新的出口,進行新的嘗試。”李勇杰說。

                      1998年,作為中國駐美領事館“留學尖子人才”,帶著夢想回國的李勇杰選擇了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隨后推動宣武醫院與美國Loma Linda大學合作創辦了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這也是中國第一家功能神經外科領域的臨床治療和科研機構。回國后手術的成功在意料之中,然而引起的反響卻是李勇杰始料未及的。中央電視臺對他做了詳實的專訪,《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科技日報》、《健康報》等各大媒體競相報道,冠之以“中國‘細胞刀’ 第一人”之稱。從此,被患者稱作“細胞刀”的微電極導向立體定向療法風靡全國。而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也被美國帕金森病基金會授予“卓越成就臨床中心”,成為亞洲唯一獲此殊榮的臨床機構。

                      說起這10多年的工作,李勇杰淡淡一笑,“細胞刀只是幾年前的事了,我們早已開始運用更前沿的技術手段治療更多的疾病。”李勇杰在不斷思索今后的道路:國內也曾引進過不少的世界先進技術,可過了一段時間后,它又被世界拋在了后面。原因很簡單,缺少相應的技術創新與進步機制,先進技術的老本吃完了,自然又落后了。帕金森這條“魚”總有一天會吃光,還需織網謀“漁”。手術對帕金森病的治療并不止于蒼白球切開術和丘腦切開術,手術技術的適應癥也不止于帕金森病一種運動障礙病。李勇杰給自己定的目標是科學家型的醫生:“不是簡單的一個醫生,而是要做研究搞創新,要有科學家的頭腦,做出來的東西不是司空見慣的。”

                      帕金森病“腦起搏器”治療量達到全球第一

                      在眾多病人中,為給家人看病而跑遍大江南北變得一貧如洗的家庭數不勝數。每每遇到此類求醫者,李勇杰心情都無比沉重。幾經考慮,李勇杰提出了“終點站”概念。“我希望可以告訴患者,不要病急亂投醫,這里解決不了,其他地方也不會有更好的辦法。”李勇杰希望給這些患者一個信念,讓他們心里更踏實些。李勇杰心里很清楚,要想讓病人甚至同行真正認同自己“終點站”的概念,就必須拓展功能神經外科的內涵和外延,將那張謀“漁”的網編織得更大、更密。

                      李勇杰帶領他的團隊不斷追蹤世界領域在功能性腦病的最新動態,改良技術方法,提升治療水平,拓展治療范疇。1999年3月,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應用丘腦底核毀損技術治療帕金森病獲得成功,同年又開展腦深部電刺激技術(腦起搏器治療術)治療帕金森病。1999年5月,首例全身性扭轉痙攣的手術獲得了成功。1999年下半年,首例痙攣性斜頸、舞蹈癥以及抽動穢語綜合癥等的手術相繼獲得了成功。李勇杰在創造性地把手術的治療范圍拓展到其他運動障礙性疾病之后,又開始了手術治療癲癇和疼痛的工作,至今已拓展到30多種功能性腦病。研究所形成了以疼痛中心、運動障礙中心和癲癇中心為核心,面癱、面肌痙攣以及精神外科為分支的多層次、全方位的學科構架,成為國內最大的功能性腦病臨床、科研和教學基地。自2009年起,研究所的帕金森病“腦起搏器”治療量達到全球第一,成為“腦深部電刺激全球最大治療中心”。

                      隨著名聲越來越響,李勇杰的“終點站”概念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同,慕名而來的疑難患者更是數不勝數。張貴忠是一名帕金森癥患者,患病11年,一直靠藥物控制病情,但隨著病情的發展,他的顫抖越來越嚴重,生活不能自理。藥物的副作用也越來越大,服藥后僵直的他也只能臥床。從軍的兒子為了照顧父親被迫退伍回家。李勇杰主任為他進行了腦深部電刺激手術,成功植入腦起搏器,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看著顫抖多年的張貴忠平穩的走出病房時,他的家人流出了欣喜的眼淚。

                      打造功能神經外科“中國隊”

                      李勇杰常提到“境界”這個詞,他說當醫生有幾個境界:第一個境界是學會了看病做手術的本事,能為病人解決一些問題了;第二個境界是不僅能獨立地承擔一些臨床工作,甚至有一定的名氣了;第三個境界是意識到就算自己有天大的本事,也無法“批量”地治療病人,必須借助一個團隊的力量。這個境界是當醫生的最高境界。

                      治療的患者越多,李勇杰越發感覺到,縱使自己有天大的本事,可以治療的人也是極其有限的,只有打造出一支有世界水平的功能神經外科“中國隊”,才能讓更多的患者受益。于是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打造一支有世界水平的功能神經外科“中國隊”上。他選“隊員”時,在人品方面要求很高。“最根本的一點,他必須是好人,必須誠實,要有很好的是非觀。如果沒有善良之心,他就不會很好地對待同事和患者;如果沒有合作、沒有誠信,也就不會有什么團隊精神。”

                      李勇杰說,做一個值得信賴的醫生,首先是“仁者愛人”,胸懷仁愛之心。他常常告誡自己,面對手術刀下經過數百萬年進化的腦組織要深懷敬畏之心。他也告訴年輕大夫們:“人家能放心地把腦袋交給你擺弄,是因為你沾了醫院的光,是醫院的名聲給了你信任感和榮譽,否則你到大街上給人家剃頭,人家都未必信任你。”多年以來,他和團隊努力營造并踐行著這樣的理念,讓患者得到世界水平的醫治,得到最人性化的服務和最堅定的心理支持。他更連續12年舉辦學習班,將探索成熟的技術毫無保留的傳授出去。功能神經外科在全國各大醫院如雨后春筍般成長起來,眾多的神經系統功能性疾病患者因此受益,也讓功能神經外科這個學科在中國落地生根,與世界同步,甚至超越世界發展水平。

                      如今,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已成立17年,李勇杰帶領他的團隊共診治患者10余萬,手術治療近15000例,患者不僅來自全國30個省、市、自治區和港澳臺,還有來自美國、日本的遠道求醫者。研究所從帕金森病的治療入手,已逐漸將技術運用于其他運動障礙病,又馬不停蹄地拓展了癲癇、疼痛、腦癱以及精神外科領域。

                    av电影,亚洲av,av视频,av在线,成人av,,在线观看亚洲偷拍无码av视频